求职故事:开电梯的小伙子
日期:2019-03-07 浏览

第一次见到他,挺阳光的一个小伙儿,下穿牛仔裤,洁白的衬衣把那张圆圆的娃娃脸映衬得青春逼人。我刚从招聘会上回来,在大楼准备乘电梯,大厅里也在招人,是物业公司。那些高管等岗位被求职的大学生“哄抢”,还剩下一个电梯操作工和几个勤杂工的岗位。主管笑吟吟地问剩下的求职者:“开电梯谁干?文凭可以低点,但待遇也低一些。”“住筒子楼,睡通铺,不管吃,做满一天,每月给600元。”求职者追问主管后,接着一哄而散,还有人临走又补了一句:“就算待遇超低,开电梯又能学到什么?”并嗤之以鼻。 静静地思考了一会儿,小伙子上前揭了榜:“我想试试。”主管看了简历,笑逐颜开:“文凭还可以嘛!如果嫌枯燥乏味,想辞工得提前一周打招呼。现在签合同,明天就可以上岗。” 出入这幢恢宏气派的写字楼大都是年轻的白领,他们中不少是名校生,整幢大楼里“驻扎”着世界驰名公司和大银行的办事处,更多的是贸易商行。开电梯的操作工好像经常“变脸”,听说有大学生甚至签了合同就有了悔意,不辞而别。

  第二天上班时,我正纳闷那小伙子会不会如期到岗,出乎意料的是,他不仅熟练地操作电梯,还穿了身笔挺的西装,一口标准的普通话报着楼层,听上去让人神清气爽。 这以后,我就更多地注意起小伙儿来。有时他帮人搬物件进电梯,有时热情给人“指路”。不知从什么时候起,电梯里的背景音乐变得柔和、舒缓。直到那天下雨,看到有人从安放在电梯一角的小木架上取出备用伞,向小伙子道声谢谢时,我心中一动,蓦地升腾起一股暖意。 那天,我又从招聘会返回,在电梯口遇到老板,我给他作着简单的汇报,我们一起进了电梯,随后有一位老外跟着进来。小伙子见状,就用流利的英语报着所到的楼层,还告诉老外那家公司的房号。 整个过程老板都看到了,他面露惊喜。出了电梯,老板问我,助理招到没有?我摇头。老板兴奋地说:“我看这个开电梯的小伙子不错。这些天我多次留意过他。如此敬业,难能可贵。如果他愿意,我将乐意让他正式成为公司的一员。”

  小伙子成了我的同事。他姓郝,是大学生,学工商管理,现在是公司物流部经理。他以低姿态求职,迂回找到了发挥自己专业特长的好岗位。

  退伍军人求职故事

  刘兵,25岁,从部队转业后他从事过的工作有一大箩筐,转业后第一份工作是在工厂做保安,做了一段时间感觉没发展,正好在部队里开过车,于是又到一家贸易公司做司机,可是好景不长,公司裁员,他学历低,于是光荣下岗了。刘兵说“我为人勤恳,工作也很卖力,为什么总是不如意?”为此他十分愤懑。现在,他又干回老本行,他在南屏一家大型制造厂里做保安。这里有明文规定,办公室职员上班穿白色衬衫,而其它岗位只能穿蓝工服。中午吃饭,蓝工服员工在一楼大食堂吃饭,职员在二楼包间吃饭。不仅是就餐环境不同,其他诸如饭菜品种,用餐时间等都比职员差很多,他总觉得,自己在这里低人一等,但又没有更好的办法让他能挤进“白衬衣”的行列。工作不忙的时候,他经常到会议室借《珠江晚报》报纸来看看,他发现,现在办公室职员都必须会用电脑,如果能精通开发或网络方面的中、高端技术,即便学历低点,一样能找到好工作。

  一个偶然的机会,他看到了“北大青鸟BENET网络工程师”的招生简章,一下子被吸引住了。“BENET网络工程师的课程针对中专、高中及以上学历人士,课程零起点,讲述主流网络设备和使用技巧。”让他产生了学习的念头,于是每天下班后,他都要从南屏坐车来香洲来上课。他说:“一边上班一边学习,苦是苦点,但越学越有方向感,我选择了最流行的网络信息安全作为自己的主攻方向。”功夫不负有心人,刘兵最终以优异的成绩在北大青鸟毕业了,这时他的职务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公司在得知他获得了北大青鸟和劳动部认证的网络工程师认证后,将他调到了电脑网络部。他终于如愿以偿,脱掉身上的蓝制服,换上崭新的白衬衫,当然,工资待遇也翻了一番。 据统计:2006年我国网民人数首次突破了1.5亿大关,仅次于美国位居世界第二位。但由于网络技术人才的大量短缺已成为制约我国信息化发展的主要“瓶颈”之一。而目前全国每年高校为社会输送不足6万名计算机与信息类毕业生,而这些大专院校毕业生往往没有经过专业的职业培训,缺乏网络技术的实践知识和职业技能,不能完全胜任所担负的工作。因此,国内网络技术人才的供求存在着巨大矛盾。作为国内IT教育著名品牌的北大青鸟IT专家系统调研了几百名IT企业的现状后,研发而成的BENET网络工程师课程,开启了系统规范培养网络人才的先河,毕业学员可从事系统架构师、Linux系统工程师、数据库管理员等中、高职务。

  习惯

  小黄刚要端起饭碗吃饭,口袋的电话就响了,他一听是公司人事部长打来的,边说就边朝阳台走去。父亲见状侧耳静听,只听见他在说:“其他人不动,要动就把老疙瘩调回到业务二处去……”听到这,他父亲知道是怎么回事了。 最近公司为了挖掘各业务部门的潜力,展现其领导的才能,同意重新整合。其实大家都知道,这是为挑选公司副总经理作铺垫。 于是,业务处室的领导都在为自己的如意算盘拨动着珠子。 小黄是业务一处的处长,在公司无论是业务能力还是做人处事,都屈指可数,大家都说他是公司副总经理的最佳人选。可惟一能与其竞争的就是业务二处的处长了。为了这,他要求把老疙瘩调回到业务二处去。 吃完晚饭,父亲说:“咱俩下盘跳棋吧!”小黄以为父亲是给自己的女儿在说话,没有搭理。父亲又重新说了一遍:“咱爷俩下盘跳棋吧!”小黄这才意识到父亲是在叫他。他愣住了,父亲退休后在家没事常与孙女下棋玩,今天怎么想到要与他下?望着父亲的眼光,他笑着说:“你与我下,那肯定输!” 父亲无声地端出了棋盘。 说实话,下跳棋是平时小黄哄女儿玩的,还真没与父亲下过,见父亲那付志在必得的样子,小黄习惯地使出了自己的设障高招。 小黄几脚棋跳出去,确实赢在了父亲之前,让他有些被动,小黄心头不觉晾过一丝惬意。可没想到的是,接下来的几步棋,父亲的棋是大行其道长驱直入,小黄设下的障碍不仅没起到作用,反而让父亲给利用了,后来怎么也追不上。结果是父亲大赢,小黄摇摇头无话可说。 父亲一笑:“你想把老疙瘩推给二处?”这突如其来的问话,让小黄有些唐突。父亲又说:“你不是在给二处处长设障吧?” 小黄惊叹父亲的眼力。 父亲说:“不知你怎么会把老疙瘩看做是障碍?按我以前在你处当处长的经验,老疙瘩这人虽然难侍候,难指挥,老与领导作对,号称是茅缸的石头又臭又硬。可你发现没有,这人有这人的长处,你一旦顺着他的性子,他就是你的死党。” 父亲的话让小黄在想着什么。

  “你在看看这盘棋。”父亲指着棋盘说:“当你在这里给我设置障碍的时候,你没想到,我从这边反跳过去,这一下,你可是给我搭了桥了!” 生姜还是老的辣,小黄有些脸红。 父亲打哈哈笑道:“习惯、都成习惯了!” “习惯?”小黄不解地望着父亲。 “给他人设置障碍,那是我以前的习惯,没想到这个习惯也有遗传。” 小黄似乎明白父亲叫他下跳棋的原因了。 父亲感叹地说:“人啦!最大的障碍就是自己。有时在给他人设置障碍时,哪想到反倒给对方搭了桥。看来,这习惯是得改改了!”

  小黄顿悟……

  关注小编,还有更多精彩内容哦~